第零五四章:臣冤枉啊!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在律法一道,他胜于任何人。制度可行不可行,他心底有着自我的一套标准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篇《职律法》是关于官员的审核制度。条条款款让长孙无忌无话可说。这一刻他清楚,自己制定的官员的审核制度,与柴令武的《职律法》一相比,简直判若云泥,被他取而代之完全是意料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长孙无忌都不敢往下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才一小部分就如此,接下来的厚厚的内容篇幅,岂不将他五年努力化为乌有?

        巴望《贞观律》赚来无穷名望的长孙无忌的心脏,顿时忍不住“突突”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辅机啊!想必你也是察觉到《法律》与《贞观律》有着诸多雷同,且一些条款的用字用词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见长孙无忌汗水都流了出来,以为后者察觉到了雷同之处,便说道:“前不久谯国公府之清洗,便是因《法律》手稿丢失所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的话宛若晴天霹雳,震得长孙无忌头晕目眩、脸色苍白、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一些条款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觉,就好象字字句句都打到了自己心坎上,亲切无比,也熟悉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问题出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上,臣冤枉啊!”长孙无忌“扑通”跪地,泪声俱下的阐述道:“圣上,臣真的没有偷盗、剽窃令武贤侄的《法律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过柴令武的作品之后,高下立判,拿出去比的话,没有人会觉得高高在上的《法律》抄袭他的《贞观律》。反之,大家都会觉得《贞观律》是抄袭《法律》的粗糙滥制版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说别人,就连他长孙无忌在看了这些内容之后,也觉得《贞观律》是为了抢先《法律》一步面圣,而草草创作的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一个人人痛恨的‘文抄公’之名怕是冠到头上了,一旦遭到文人口诛笔伐,他这辈子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名至实归的权臣更别妄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长孙无忌急得哭了。他“咚咚咚”的磕着,没有几下,额头以溢出鲜血,一脸的无辜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肚子都笑疼了,但脸上偏偏要装出一派愤慨之色,真是要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见自己的大舅子如此模样,又不忍又是好笑,但是,又必须向柴令武有所交待,便对柴令武说道:“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苦笑,李世民如此一问,摆明不想追究责任。难道自己说‘剽窃可耻,理应从重处罚’,就能让长孙无忌受到重罚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说道:“舅舅,齐国公是德高望重的开国功臣,本身又精通律法,怎么可能做出鸡鸣狗盗之事?不过,齐国公在之前提到过‘诸多精通律法学者’,我想问题或许就出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无忌泪流满面、泪流满面的看着李世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苦笑道:“起来吧!令武的想法与朕一样,回去好好查一查你用的那些学者。然后给谯国公、给令武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圣上!”长孙无忌一张白脸都青了,脸颊上的肌肉抽搐几下,郁闷得差点吐血!

        你让我给柴家父子说法,

        谁来给我说法?

        我草泥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明明就是老子五年心血,字字句句都是字斟句酌,怎么就成剽窃了?

        五年啊!人生有几个五年?

        我草泥马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无忌兴冲冲的来,然后顶着一额头的血,灰溜溜的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让我知道是哪个王八蛋,非灭他全家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无忌一走,柴令武就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上,身子不住的抖动,笑得直不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给了他一个暴栗,喝道:“混小子,发什么神经!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强忍着笑,冠冕堂皇的说道:“偷书贼就要找到了,高兴啊!齐国公也是倒霉,遇到了一个急功近利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长孙无忌恼羞成怒、无地自容的难看脸色,李世民也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上,是否可以用膳?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规定的时间,负责饮食的内侍向李世民请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抬头望天,才知道一个下午过去了,欣然点头道:“准备吧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转头对柴令武道:“不知不觉已是这个时期了,你也一起来,我好久没有与你闲聊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笑着从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的汝南公主,都和小萝莉一样,把谯国公府当成第二个家了,到时间她会自己回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饭桌上,两人又针对《法律》上的各种制度展开了谈论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后,柴令武与李世民接着详谈,最后更是在李世民的强烈要求下,在皇宫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打算在明日早朝与群臣商议《法律》的细节,作为《法律》的制订者,不参与辩论怎么能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临睡分别前,李世民着重交待道:“《法律》的每一条每一款都是治国良策,由于今天详谈太多内容,我都没时间细细体悟,明日早朝,看你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尽管放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自信一笑,律法制度的订制,有人获利,自然也有人利益受损。

        获利者支持,利益受损的人自然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种不同观点自然需要经过一番辩论,方才能够判断谁胜谁负、孰弱孰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虽然知道柴令武的《法律》好,也打算一一兑现,但他毕竟不是一言堂的帝王。每一项制度的制定,他都不会随便开口表面观点,直到重臣商议出一个对错,他才会做出最后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的《法律》涉及到大唐的整个政治体系,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,他已经料到明天的朝会上必然会有一番热闹,所以让柴令武多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宫女送到客房后,柴令武这才躺在床上静思。想着如何去打明天的那一战。他编写的《法律》,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考虑的,一些制度对于大唐君臣来说虽然新奇,但那些内容无不上因为实用才衍生出来的产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贞观王朝的文武大臣,大多是目光长远的良臣名将,这些制度应该不会引发多少争论。真正要辩论的或许就是‘义务教育’这一环节。

  /33_33745/1928518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