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零五六章:争执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把大唐皇帝打了一顿,柴令武心情畅快之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了皇帝的李世民啊!

        谁敢打?

        秦琼、尉迟敬德、程咬金牛吧?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们敢打皇帝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敢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我就敢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看样子,以后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梳洗完毕,美滋滋的享用着宫廷美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宫女送上了一盘精致糕点,看那样式就知道味道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乐公主送来一些点心,请公子尝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味道不错。”柴令武一边点头赞叹,一边问道:“公主殿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宫女道:“在书房看书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赞道:“不愧是我未来的媳妇,小小年纪这么用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女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气横秋的话,由这稚嫩的小孩说出,让人感觉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汝南公主送来点心,请公主品尝。”又一名宫女带来了一盘点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怔了一怔,风卷残云的干掉了大小老婆的贴心点心,这才在内侍的带领下,奔向举行常规早朝的太极殿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早朝时间不到,柴令武被接到了休息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在这茶水间休息的,就是大唐的核心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眼瞟去,不是宰相、尚书、侍郎、九卿,就是十六卫大将军、将军!

        让柴令武大开眼界的是,这些文武大臣一点不拘束,各自与熟识的人都在吹牛打屁,整个休息间乱糟糟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众文武大佬对于柴令武的乱入也很诧异,诧异的不是事件的本身,而是乱入的柴令武实在太小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柴绍意外的看着柴令武:“二郎怎么也来了?”柴令武无官无职,根本没有资格参与早朝,但偏偏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上让我来的!”柴令武笑着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个父亲,柴令武实在无力吐嘈!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柴绍简直就是一个全不顾家的工作狂,自己编写《法律》那么久,他居然并不知道。摊上这等不负责的家长,以前那个柴令武不纨绔都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柴绍也没有多问,而是给柴令武介绍着文武大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房伯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伯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叔叔、伯伯的叫了一大圈,也到了早朝的时间,伴随着金锣鼓声,御史大夫带着茶水间的一票人来到了太极殿与殿外的大臣汇合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统一在监察御史的带领下,群官按品级于殿庭就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无官无职,理所当然列在武将系列的最后一个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一身锦绣龙袍的李世民在众星捧月之下,来到了龙椅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圣上,吾皇万岁!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跟着大众,有模有样的行了躬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赐坐!”李世民表情愉悦,笑着回应众人的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朝的早朝比较随意和人性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没有跪礼,而且不管职位大小,到了朝堂上就有位子坐。不过在与皇帝对话的时候,臣子需要站起来应答,以视尊敬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跪坐在软软的席子上,满怀兴趣的听着李世民与堂上文武的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处理完当天必不可少的政务,让几名内侍各自端上一个木盘,盘中整齐的放着数十本书籍,正是柴令武昨天呈献的《法律》前三篇。为了今日讨论,李世民让工匠连夜印刷了一百本。在活字印刷术尚未普及的时代里,真不知道动用了多少工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小柴爱卿独自一人,花三四个月之功所编写的《法律》,许多条例堪称是神来之笔,简直妙不可言。而这仅是《法律》十五篇的前三篇。众卿都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昨晚与柴令武分别后,又再三细读,每次都有一番新感受,此刻当着大臣们的面,给予了极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柴爱卿在《芙蓉楼记》提到‘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……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’。现如今,他用实实在在的成绩践行着这句话,朕非常欣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语之中,喜悦难掩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无忌一想到昨天看到的只言片语,心头不禁一颤,用眼神示意那些与他交好的公卿大臣,示意他们与柴令武一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文臣之,最先拿到了样本,如弥勒佛一般的脸庞,至始至终都露着笑意,但仔细看下去的时候,他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懈可击的完美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长孙无忌心中作出的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意味着,自己无敌于天下多年律法领域,自今日起,出现了一个强大到令他仰望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制定的律法除了想他人之不想,而且清晰明了,哪怕粗通文墨的尉迟敬德这类武将也一目了然,单从简洁的语言上说,就比晦涩的只有文人才看懂的《武德律》适用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文武大臣也不住的出阵阵惊叹,尤其是《教育篇》的“义务教育”,更是引爆了太极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孔颖达惊喜若狂的手舞足蹈:“好,好,好!好一个义务教育,此法若得执行,必能使得我大唐人才源源不绝…实乃是‘教化万民’之德政,其作用与功绩不亚孔圣人的有教无类…圣上,当推而广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征亦道:“教育乃立国之本…少年智则国智,少年富则国富;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进步则国进步。这话说得太好了,警示名言,警示名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千年大计教育为本…实乃智者之言…”蓄着三缕长髯,文静帅气的中书舍人岑文本恋恋不舍的将书籍下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是文士,且都是时代的智者,对这种利于天下读书人的制度,他们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和亲、不赔款、不割地、不纳贡、臣民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柴小子,好样的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堂堂大唐正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文人的关注不同,武将们更爱这句充满冲天气魄、盖世豪情的宣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靖、侯君集、李道宗、李绩、秦琼、尉迟敬德、程咬金、柴绍等人激动得不能自已。其实又何止是他们亢奋,凡是有血性的男儿哪一个不是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有喜有悲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世家大臣,看到‘义务教育’的时候,一个个都惨白着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教育制度一旦得到施行推广,他们世家的优势将会大幅度的削弱,再加上先前公布的约束重重的《科举制度》。世家称霸中流阶层官员的日子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想要拒绝,可一个个如刺在喉,不敢旗帜鲜明的反对。能够站在这朝堂上的,没有一个是那种蠢笨之极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义务教育给大唐带来的利处是显而易见的,若是反对,不仅受到孔颖达等真正的儒士、寒门文武群体而攻,还将受到天下无数万万百姓唾弃。结果不仅于他们本人名声有害,连带家族的声望也将受到致命重创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鉴于此,他们对于柴令武这个挟天下民意为己用的‘义务教育’产生了深深的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上,义务教育确实利国利民,只是我大唐的国库空虚,若是强行推广。好事成坏事……”出班提议的是五姓七望里的崔家的一位谏官,他也不敢当这出头鸟,只是迂回着想要否定这一制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…”魏征站出列,道:“如此利在千秋之大事,教化万民之德政刻不容缓,便是有再大的难处也要克服。哪怕国库真的不足,也需想方设法,节俭开资,将这义务教育落实下去…套用柴贤侄的话,这叫‘再穷不能穷教育,再苦不能苦孩子’、‘’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附议”魏征话音一落,孔颖达接着站了出来,直接引用了柴令武的话:“若教育一日不讲,则民智一日不开;民智不开,则冥顽愚蠢,是非不辨,利害不知;若教育一日不兴,则少年不智…是故,义务教育势在必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谏官道:“圣上,我大唐与突厥征战多年,耗损财物无数,去年年景不佳,仓库不实!若是将有限的财物用到义务教育之上,万一遇到天灾,朝廷如何救急?圣上,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啊。且看杨广拥有杨坚遗留下来的巨大财富,却因为一力孤行、急于求成,导致天下大乱。如今天下方定,就想着推广消耗巨资的义务教育,此举于国不利,于民不利,恳请陛下三思而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人此话可谓是锵锵有力,掷地有声,他这话不管是有意无心,都在将他李世民跟杨广相比的架势。只将李世民气得肺都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令武,告诉大家,你是怎么解决的。”李世民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排在最后、年纪最小的柴令武。

  /33_33745/1929676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