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零七四章:倒霉的一天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解决了杀人、打人事件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好奇问道:“你的脸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郑丽琬挠的!”柴令武很丢脸道:“那家伙,简直就疯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一脸找碴:“你调戏人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啊?是她调戏我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郁闷道:“那女人情绪极度不稳定,又因为认识我,所以就拿我泄气了。我总不能一掌把她拍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嗤笑道:“我看你是舍不得。郑丽琬很美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美,非常美。倾国倾城、人间绝色之类的词语难以形容其万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嘿嘿一笑,道:“她这辈子估计是没人要了,现在陆爽也死了。舅舅干脆收了她回来当我的小舅妈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对郑丽琬容貌的语言形容,让李世民心痒痒。可后头这一番话,让他掐死这熊孩子的念头都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前不能把郑丽琬娶回家,陆爽死了就更不能了。否则,当年的屎盆子就会死死的扣到他头上来,甩也甩不掉。甚至还会有人说他怂恿了柴令武弄死的陆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最终,天下人都会说他‘杀夫其妻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他可以不在意名气,但身为执掌乾坤的帝王,也不能因为率性行事,容易遭人诟病,若是不顾诟病的逆众而为,那么,杨广的结局就是他的后尘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!

        别说郑丽琬倾国倾城,就算是天仙他也不敢弄回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从这小子一脸纵横交错的抓痕便可知道郑丽琬决非是温柔贤淑女子,这不是他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目的也不单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吃了郑丽琬的大亏之后,知道对方是个泼辣女子,分明是想让自己有朝一日重蹈覆辙,让自己也尝一尝给郑丽琬挠花脸的滋味,做一对难兄难弟,呃,难甥难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知道自己比较好,那个色,所以,才故意将郑丽琬形容成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哼哼哼!

        不说老子不能不敢收郑丽琬,就算可以也不上你这个当;不仅不能上当,还要你摔大跟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穿了柴令武险恶用心之后,李世民强忍着笑意道:“令武啊,你现在是检校侍郎了,记得参与明早的早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一听,脸都绿了:“我还是学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子怎么了?有你这么当学子的么?”李世民强忍着笑,慢悠悠的说道:“现在正值授衣假,你一个四品大员了不上朝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苦着脸:“我脸上多了这么多道道?有碍瞻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差点笑破了肚皮:如果没有这么多道道,还不要你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‘人生一世,名利二字!名,就是这张脸!这张脸的存在不就为了丢的么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的脸,被抽得阵阵疼!

        得!

        吹牛的报应又来了,李世民这话与当初他说的一字不差,连口吻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打脸,这就是!

        啪啪的响亮,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爽了!也满意了!看着那张不成形状的脸,似是想到了什么,道:“长乐、汝南多次说过郑丽琬与她表妹跟你关系很好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!”柴令武心说:你两个女儿都说了,我还能否认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愣了一愣,想不到滑不溜手的小子承认得这么快,怀疑道:“你不会看中郑丽琬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道:“我用情专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冷笑:“长乐怎么说?汝南又怎么说?亏你有脸说用情专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情专往舅舅家钻,这不是用情专一是什么?”柴令武如是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啥只盯着舅舅家?”李世民痛心疾首道:“为啥不盯别人家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道:“舅舅家的妹子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眉开眼笑:“你这孩子,太实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实告诉舅舅!你相中舅舅家几个了?”李世民一派笑吟吟的似乎全无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把这小子的目标摸清了,日后也好防范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不假思索的点头道:“现阶段就她们俩…其实也不多,是不是?舅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多,的确不多!非常非常的不多!”李世民咬着牙,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混蛋!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现阶段就她们俩?明明是老子的女儿还小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老子的女儿长大了,你下阶段是不是要再整出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出来啊?

        这混小子,怎么能够滥情至此?

        更要命的是,他的情专门往宫里的公主身上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皇宫戒备森严,但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?就算把女儿统统嫁到别人家,他难道不会跟着去?要是捅出篓子来,麻烦可大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刚刚的一番话重新涌上心头,李世民居然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似乎柴令武的每一个举动,都奔着她女儿们来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不能淡定了,这不仅关系到自己女儿的终生大事,还关系到皇家的名声,绝对不能含糊。若是这混小子以后真的把理想变成现实,皇室的名声就臭大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柴令武尤自一脸‘淫笑’,李世民更是来气,火大的把他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被轰了出去,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承香殿,柴令武兀自奇怪:我TMD,又哪里招惹你了,刚刚谈妹子的时候,不是很过瘾、很投机的吗?怎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李世民平白无故的发什么火。嘟哝了一句“伴君如伴虎”的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倒霉的是又让人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?

        长孙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讪讪一笑:“舅母!”丈母娘待他极好,自然没有把一句牢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感到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议论人本就不好,偏偏还让对方的媳妇听到了,这才是难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故作不知的长孙皇后看到柴令武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一张俊脸时,不禁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地弄成了这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是听长乐说了今日发生的事情!担心李世民收拾‘无辜’的柴令武,这才急匆匆的赶来,企图通过摆道理,平息丈夫雷霆怒火。从而达到保住女婿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看样子,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令她意外的是柴令武这副鬼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,长乐可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一张脸登时红得成了猪肝:“不小心被郑丽琬挠了!舅母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…天色不早了。”长孙皇后声音中有些忍俊不禁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倒霉到家了,诸事不顺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骊山真的有鬼,明天得找个地方拜一拜,找个心灵安慰。

  /33_33745/1935274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