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零八三章:要命的同居生活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!

        卧室之内,柴令武有些坐立难安,原因无他,郑丽琬就在室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沐浴完之后,披散一头湿漉漉的长发进了房间,现在满屋都是这种淡淡香气,让柴令武有一种走进了莺歌燕舞的桃花林中的错觉,清香缭绕,空旷幽宁,美不胜收。可即便如此,柴令武也无法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柴令武的定力和心性,别说晚上有个女子相陪,即便是那女子把衣服脱光也无法干扰到他。但是郑丽琬不同,柴令武对她很同情,也佩服这女子在口诛笔伐中的坚强,这在靠名声、颜面吃饭的年代里,她的遭遇是很难想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郑大美女一直给他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感觉,现在却摇身变成了侍女侍妾,让他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吃过晚饭,郑丽琬要尽侍妾之责,要服侍他洗澡,柴令武哪里肯干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重生这么久以来,都是独自一个人完成的,纤云、弄巧都不用。更别说是郑丽琬这个初来乍到的女孩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说歹说,才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洗完澡,回到卧室内,却没想到自己的屋子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了一张小床。

        问明缘由,这才知道郑丽琬居然要住在自己屋内,说是方便照顾自己的起居!

        这可如何使得?

        先不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合适,再说柴令武也没什么需要别人照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次无论柴令武怎么劝,郑丽琬都不同意,说来说去,说得柴令武嘴巴都干了,郑丽琬只是一个劲地红着眼望着自己,让柴令武大感无奈、大感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现在,郑丽琬就安静地坐在她的小床上,动都不动一下,有如一尊雕像,可一旦柴令武稍有动作,她就立马会站起来,询问柴令武有没有什么需要服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表现,比纤云、弄巧那两个小女孩还像贴身丫鬟,不是像,根本就是!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柴令武哪里还敢有什么异动?生怕自己一旦动作就会让她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她回到给她安排的房间,她又不肯;让她睡觉,理由更加充分,说郎君没睡她也不睡。还好没有爬到自己的床上来。否则,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变身成禽兽了。因为郑丽琬本身就是他的小老婆,一旦去掉了顾忌和心理障碍,一切都会变得理所当然了起来。他与汝南公主关系的就是这般水到渠成的蜕变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汝南公主比,他在郑丽琬这儿是一点外在顾虑都没有,哪怕现在把她上了,也是合情合理。一旦过了心里那道关,结果会变得更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也是一个男人,也知道自己比较好色。照这种苗头下去,迟早会睡到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郑丽琬毕竟是自己的女人了,与那种完事就走的青楼女子截然相反,虽说同样是女子,可他柴令武哪能那样对待自己的女人。更何况,现如今还是她最孤单、最无助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郑丽琬现在比自己紧张万倍,这不仅是大小姐到侍女的变化,更重要的是第一次一个接近陌生的男人同处一室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岂止紧张,简直都快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慌得跟揣了只兔子似的。一颗芳心提到了嗓子眼,柴令武一动,她就本能的一蹦而起,然后,顺便询问一句‘郎君需不需要服侍’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天色已暗,再加上她心态强大,所以,没有被柴令武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却不知,柴令武是看不到,但却想得到。因为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,这种时候不紧张的,估计只有青楼里的女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现在很有骑虎难下、自作自受之感,她也是听纤云、弄巧说柴令武不好色,从不欺负她们,更不要她们晚上服侍。这才脑门一犯抽的住进了柴令武的房间,可是当她真正面对眼前这等暧昧情景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要那啥自己,自己怎么办?这家伙那么厉害,自己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那画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秀丽白皙的脸蛋儿“腾”的一下就红了,艳红的脸颊像是夏日傍晚蒸腾的晚霞,另有一种娇艳欲滴的妩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…

        数百年来,大家族视家族女孩为谋取利益的工具,自有一套专门教育女孩的成熟流程,学什么、怎么学、什么年纪学什么……他们都安排得合理有效。郑仁基家虽是荥阳郑氏旁支中的旁支,不受主家待见,但是那些教育子女的流程却继承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从记事开始,就什么都学,到了一定年纪,接触到的内容则是处理婆媳、妯娌、妻妾……以及驭人、用人之道。而取悦丈夫无疑是重中之重,这一个环节,难免会接触到一张张春那个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,此时又想到这一点,一瞬间,那一张张姿势撩人的画像,一下子就呈现在了眼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深处,郑丽琬羞不可抑,两只小手儿死死的绞在一起,鬼鬼祟祟的看着柴令武,长长的睫毛小扇子一样忽闪忽闪,鼓鼓的胸脯急剧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丽琬!”柴令武觉得有必要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,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!”郑丽琬一蹦而起,一颗芳心火急火燎了起来。真来了,死了死了!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叫苦不迭上了纤云、弄巧的当了,这家伙哪是不好色,简直是急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没想到郑丽琬反应得这么大,不过一想到如此环境也便释怀。于是正容道“婉儿,我们之前也算是认识,但是自今日起,两者间的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单纯的朋友变成了这样子,你不适应我也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抬起头,看着柴令武,脸上红通通的,剪水双瞳水汪汪,朦胧似醉!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心旌一时为之动荡,这妞儿太勾人了。他轻咳一声,揉了揉脸,目光深邃真诚的看着郑丽琬,道“不过,在我眼里,你始终是美若天仙、冷静睿智令人佩服的郑丽琬,并不会因为皇后的口谕而对你有任何轻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婉儿只是一个小女人,有什么值得佩服的。”郑丽琬愣了一愣,受到柴令武的影响,一颗芳心也渐渐的趋近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年前那阴差阳错变故,让你那身陷囫囵,那种全天下的口诛笔伐不说女子,便是一般男人也会崩溃,可是你顽强的挺了下来,这份勇气,就值得我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代名声极为重要,而对于大家闺秀来说,清名受损的话简直比死了还难受。在全天下谩骂中,郑丽琬顽强的活现在,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柴令武的诉说,郑丽琬绝望的闭着眼睛,殷红的嘴唇变得有些发白,心寒如冰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见状,连忙说道“我决非讽刺你,也不是揭开你的伤疤,更不是嫌弃,而是发自心底深处的真诚佩服!我之所以说出来,是不希望你去在意那些过眼云烟,同时也在告诉你,过去之种种,在我眼中,只不过是老天开的一个天大玩笑。所以,你没必要给自己强加一副枷锁。我句句真诚,你信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脸上多了些许血色,含泪微笑了起来,轻声道“我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微微一笑,指着自己脸上的印子道“你这功绩,连粉脂都遮挡不住,今日早朝时,被满殿文武笑了足足半个时辰。那些混蛋,你一言我一语的,衍生出无数种法子来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,婉儿很抱歉。”郑丽琬顿时脸色通红了起来,又羞又臊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道“昨天回到长安之后,圣上把我审了一遍!也因为这张脸,笑话了很久。我气不过,便怂恿他把你纳入宫里去…不过也知道陆爽死了后,圣上更加不可能把你收了进去。所以,极尽全力的说把你说成天仙一般…反正你也没有人敢娶了,人又美又聪明,若是得到帝王恩宠,未必不能成就一段佳话。当时,我看圣上非常愧疚,觉得这事儿怕是成了。谁想到一觉过后世道变了,你竟然成了我的侍妾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一阵无语、一阵气苦!一阵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杨妃提亲的原因是眼前这家伙弄出来,这家伙恼羞成怒之下,便把她推荐给了皇帝。皇帝是肯定不会纳自己的了,这一点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心存内疚,就想给她郑丽琬安排一个好人家,又以为自己如同“醋娘子”般彪悍,而柴令武又招惹了皇帝,皇帝一怒之下,索性将她安排给了柴令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为了让她自降身份的提前入府,于是,杨妃编了一套鬼神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想到这儿,一阵阵恼火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恼火过后,新的问题又来了,如果李世民恶只是恶搞柴令武,一道圣旨就能够把她赐给柴令武,多么的简单省事。干嘛要拐来拐去、绕着弯子去编故事?

        干嘛要允下平妻之诺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看了柴令武一眼,又否定了故事全假的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货的的确确是才学神授,而她本人也的的确确闯到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杨妃的故事里有真有假。估计九世夫妻、学识天授是真的,而什么“人情世故白痴”则是皇帝急着戏而催生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郑丽琬又被得到了新的结论。

  /33_33745/19374167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