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零八七章:以毒攻毒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国子监外,本地考生听到主考官是柴令武,辅助的人手是李思文、房遗爱、杜荷时,顿时哀鸿遍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权贵人家的子弟来说,只需读几本书、认几个字,以后在家族运作下,就能稳稳妥妥的捞到一个官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唯才是用、竞争上岗的科举的出现,无疑是断了许多权贵子弟的官途,以后出仕为官再也不是家庭举荐,而是需要经过严苛考试、残酷竞争后,优秀者才可以出仕,否则,这辈子难以获得为官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由于九品中正制、察举制的人才选拔方式已经存在了几百年,而科举又在前朝名存实亡。所以这些权贵子弟的并没有把科举考试真正的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绝大数人认为不过是像前朝那样走程序而已。且因为背靠豪门,于是,一个个都没有把礼部考官放在眼里,难道真有人敢将自己驱逐出考场,剥夺科举机会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柴令武监考的话,性质就截然不同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削弱世家的新式科举所有规章制度由柴令武一手包办,掘世家门阀根源的义务教育也是他所创立。由此可见,此人实为李世民用来削弱世家门阀的利刃,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任由自己一手创制的新式科举形同虚设?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这个家伙的来路后台比谁都大、才华比谁都高、律法比谁都懂、胆子比谁都大、骂人比谁都在行、手段比谁都狠、杀人比谁都凶悍……面对这样一个后台强硬、聪明伶俐、能打敢杀的狠角色,谁不害怕?

        第三、最重要是的,柴令武是朝廷命官,主考官这个神圣的职责是他杀人不偿命的武器,他杀了你,你不仅白死,还要背负枉顾国法、冲撞考官、藐视科举、藐视选才大典之类的种种臭名…只是你被冠上了这种抹黑家族的臭名,你的家族不仅为你正名,还要将的逐出家族,以示清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君权集中的和平年代,世家靠的是就清白名望,一旦没有了名,他们很难玩得转。而这,也是科举、义务教育得以畅行的根本原因。这两项有利寒门士子、九成九百姓的政策,谁反对谁就被万众唾骂,这就是民意不可违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第三要点也是考生出门时,家长叮嘱考生不可闹事的重点,但效果如何,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君父至上的年代里,家长从来只是让孩子做什么、不该做什么。根本没有提及应该、不应该的理由。多说一句,仿佛就会降低了父权的威严一样,根本没有考虑到年轻人的叛逆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考生们惴惴不安的时候,国子监那两扇大门终于从里边推开,随着大门的打开,一队盔明甲亮的彪悍兵卒万着整齐的脚步走出来,分两列站在大门两侧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一时骤然紧张!

        五名礼部官员一字排开的站在正门口,当中一人高声道:“诸位考生排成两队,每队前十人首先入场,每次入场二十人,余者不得喧哗、不得争抢,若有违反者,当即除去考试资格!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几十名衙役大声指挥着考生们排队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些公子哥个个桀骜不驯,懒散习惯了,都是可以为了一个位子大打出手的人物,他们一向只占便宜,从来不吃亏,如何能够忍受被别人排在自己前头?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官吏的声音方落,当下便都抢着排到前头去,一个个是互不相让的吵吵骂骂、推推搡搡,使得整个国子监门前广场乱得如同菜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衙役虽然极力维持秩序,可这些公子哥一向将这些衙门里的公人视作劣民奴仆一般的存在,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,又如何能让这帮‘奴才’凌驾到自己头上?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抢得更加夸张了起来。现场很快由推搡演变成演武场,推搡厮打喝骂乱成一锅粥。门口的五名官员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帮败类实在太嚣张了,他们一出生便是人上人,在他们主观意识中,个个觉得只要家族存在,那么这世间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!从而根本无视朝廷制度、国家法律,以及边缘化的礼部、礼部官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五位官吏犯愁之际,才发现身边多了一名身姿挺拔的少年官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您看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五名官吏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向后一招手,便见到一队彪悍的兵卒自门后快步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首一人身姿挺拔的年轻小将,走到柴令武身前,躬身道:“大,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指着混乱不堪的人群:“将挑衅滋事之人拿下!若敢反抗,给老子往死里打,死了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名官吏听得咋舌不已:连禁卫都叫了来,看来是早有准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诺!”那员小将答应一声,一挥手,身后的二十名精锐当即如狼似虎的扑入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禁卫都是大唐最精锐的士兵,平时负责宫中安全,眼力绝对一流。他们事先被柴令武安排在暗处观察,早已盯住人群中的那些率先挑衅滋事之人,此刻倾巢而出,根本就无一失手!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乱作一团的考生被突如其来的禁收冲击得更加混乱,但是那些惹事生非的考生被撂倒制服后,场面反倒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被狠狠按在地上摩擦的考生兀自不服的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柴令武借来专治不服的禁卫更狠,那些考生骂音未落,他们便拎着刀鞘狠狠的抽在其脸上,顿时口齿脱落鲜血飞溅,一个字都说不出,捂着脸满眼惊惧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寒了胆,纷纷闭嘴!

        场面顿时肃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环视一圈,让人将参与打架斗殴考生的姓名、籍贯、家世逐一记录之后,统统驱离放逐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段之冷酷,处置人数之多让人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些遭受驱逐的考生痛哭流涕者有之、喊冤叫屈者有之、告饶求情者有之…唯独没有一人敢威胁恐吓、骂人骂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考生都知道柴令武的凶悍,更何况,他的身边的李思文、房遗爱、杜荷…秦怀道、程处亮、程处弼、尉迟宝琪…等权贵子弟没一个善茬。

        惹恼了他们,被砍死了也是白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李世民任用柴令武担当这个考场主考官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礼部官吏没有存在感,根本震不住纨绔子弟集中的国子监考场。世家子弟多是欺善怕恶之辈,所以这种场面唯有以恶制恶更方便省事…简单便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柴令武找来李思文、房遗爱、杜荷、秦怀道、程处亮、程处弼、尉迟宝琪暴徒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以外,还有另一层好处,让他们参与科举考试、维护秩序,这会使得他们多了一种参与感、使命感、责任感、荣誉感。从而让他们觉得自己有用,可以为国家做事,继而促使这帮纨绔在潜移默化中得到成熟成长。

  /33_33745/1938075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