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零八八章:一群贱骨头

        治服了一帮子权贵子弟后,柴令武对那几名礼部官员说道:“这些权贵子弟、世家子弟都是欺善怕恶的小流氓…你越怕他们,他们越嚣张,你要是比他们狠,那么,他们就变成一只只毛毛虫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全场可闻的声音,让一个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气得半死。顿时在下面小声发表着心中的愤慨,可随着柴令武眼神一扫,立马紧紧闭嘴,全场肃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禁卫们还是善良了,若是换成是我,至少有十几二十个会死在这里!他们藐视大唐律法,蓄意破坏国家选拔人才的科举,蔑视大唐最高学府,我便是杀了他们,他们也是白死…”柴令武淡淡的对着禁卫说道:“若还有人闹事喧哗,给我拖去砍了…砍了之后,我柴令武去还能让圣上依照《武德律》、《唐律》的奖惩制度重赏你们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相顾骇然!这个小孩大官,简直就是一个杀胚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喏!”一众禁卫轰然应是,一双双目光不怀好意的瞄向一众纨绔,好像在看一堆官位、赏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众纨绔,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一片!嘴唇一个劲的哆嗦,眼中一片震惊之色,瞬间便出了一身冷汗!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接着对礼部官员说道:“从今往后,咱们礼部再也不是任意人欺压的边缘衙门了…以后遇到这种事儿,直接革除他们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!科举,以后是我大唐唯一取士用人的平台,一旦失去了参与科举考试的资格,他们就永远失去了当官的资格…而对于他们家族来说,这些人就是毫无利用价值的废物,没有哪个家族为了一些废物来为难朝廷命官的,若是他们胆敢为难你们,大不了拿起律法当武器,去刑部告翻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们根本不要怕这些小流氓,因为,他们的未来命运掌握在礼部手中,只要你把他们的名字记录在册,那么,他们这辈子就完了,而他们的下一代,则与普通老百姓没有二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考生们俱都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这话虽然不顺耳,但句句在理,若是被剥夺了参与科举考试的资格,往后在家里就成了混吃等死、毫无用处的米虫,长辈们不仅会打得他们皮开肉绽,打死他们都有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礼部官员细一琢磨,无不恍然省醒!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礼部不再是之前的礼部了,有科举在手,等于是执掌了天下英才的命运。这些世家子弟现在为何如此惧怕柴令武,还不就是害怕柴令武剥夺他们参与科举考试的资格断了他们的前途?

        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了?想当官,下辈子吧!

        官都当不了了,怕他们毛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老子行得正走得端,自有法度来维护老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世家再大,也不敢也大唐律法作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琢磨过味儿来的礼部官员眼中的神色便变做了狂喜,一个个精神抖擞,打了鸡血一般振作了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礼部兴盛,指日可待啊!

        被柴令武威胁了一番之后,所有考生都明白礼部是一个主宰他们人生命运的地方,而每个礼部官员手中都执掌着他们的命运之剑,于是,一个个果真是比毛毛虫子都要乖巧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让他们入池趟水、更衣入场,也不敢发出丝毫怨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出自世家大族的考生,用一个字形容得最适当,那就是——贱!”柴令武指着一群入水的毛毛虫子,毫不顾虑的说道:“欠收拾的贱货、贱人、贱骨头…从皮肉到血液、从头顶到脚底没一处不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权贵考生们气得半死,一个个都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礼部官员深以为然:实在太精辟了。这些小流氓明明都气炸肺了,但屁都不敢放一个,不是贱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国子监的‘清白池’很大,这年头又没什么防水技术,又因为需要更换朝廷准备的衣服,所以,根本就不需要用到搜身的环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考生老实之后,入场的进度得到大大加快,等到日上三竿,所以考生已然全部入场,考试正式开始!

        完成了最好玩的环节后,柴令武对于考试内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、他这辈子不用考试就可以当大官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来、他监考的国子监考场是进士科,此科目考的是四书五经的经义,然后再依题目写一篇题材不限的政论文!而他对这玩意并不感兴趣…甚至连题目都懒得去看…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枯坐着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是无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说到底,这一届仓促举行的科考,其实是一个过度的产物,更是李世民对世家豪门最后一次妥协,以这一次科举产生出来的职务,换取以后真正意义上的科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严格来说,柴令武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李世民之所以让他来这里监考,是因为进士科乃是纨绔子弟集中地,需要一个比纨绔子弟更纨绔的人物来震慑。同时,也要一上强硬人物来代替他李世民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在门外,柴令武已经代替李世民向天下世家表达了态度,告诉他们:这一次,是你们世家之间的比拼,你们得到了一次好处就够了。以后的科举,老子就是这么玩儿,谁也别想浑水摸鱼!否则,老子让世世代代当不了官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的态度已经通过柴令武之手,清晰表达了出来,世家门阀都不是傻子,自然看得懂李世民的意思。他们深知这是最后一次优厚,无不将族中最优秀的子弟的派来考试,结果肯定会是悲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李世民是绝对不会重用妥协而催生出来的世家子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脱颖而出的寒门士子的待遇肯定有所不同,不说重用,但最少被李世民记在心上了!毕竟,这是第一届嘛!容易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监考的柴令武走神,考生们自然都是齐齐的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处罚之严厉,令考生们心有余悸,唯恐柴令武将那股戾气待到考场之中,不过现在看来,这位主考官明显有些虎头蛇尾,到了考场之后只是坐在那里发呆。大抵是因为大家都没有了小抄,连身上的文字也被冲走了。所以偶尔对于一些小不妥,亦是睁一眼闭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考生们皆是这般想法,但却没有人敢用自己的前途命运、身家性命去检验柴令武的底线…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大门口那一番话之后,考生们已经意识到了考官职权之大,若是举止不当被当成是作弊给砍了,那可真是冤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没准儿是故意装着走神,目的,便是引诱自己犯罪,从而有了砍死自己的充足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皆如此想,考场纪律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  /33_33745/1938371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