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零九五章:我想有个家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柴令武这种无理成有理的诡辩之举,对于这种让褚遂良明知是无理取闹也得往里钻的处理方法,郑丽琬大生高山仰止之心!

        拿着朝廷的武器去干无耻之事,还干得合理合法,让人生不起半点辩驳之心,玩弄手段的程度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叫什么来着?强盗逻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份本事没谁了!以后哪家公子敢跟他柴令武打架斗殴?怕是看到他都得远远躲开,若是磕到碰到,没准得被他讹诈一大笔。

        人,无耻到这等地步,绝对是一种令人瞩目的成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郑丽琬才发觉原来自己一直都不明白这个男人…看似嬉笑怒骂的言语之中,当你细一品嚼,仿佛都蕴含着极深的哲理,总之,柴令武是一个很神奇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,她也是因绮年玉貌、才高而高傲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潇洒倜傥、温润如玉、彬彬有礼的浊世翩翩佳公子,那是郑丽琬对于未来夫婿的憧憬,但是在经过陆爽退婚之后,她的想法彻底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一个女人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身世、相貌、才学、知礼…一点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彷徨无助、陷入绝境之时,这个男人能不能舍命保护,能不能甘冒奇险将你从困境中解救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责任担当、胸襟气魄才是女子选择一个男人的标准!

        而柴令武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说是天下所有少女理想中的夫婿,但绝对属于郑丽琬理想中的夫婿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世显赫、才华横溢、能文能武、重情义有担当、识情知趣,能变得法子哄她开心,解除她心的困惑,还能给予她自由发挥才华的空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,她只能当她的平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那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人生真的很短,而女人一生中喜欢的人只有一个,若不珍惜,强行让自己留下心结,那岂不是很愚蠢吗?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女人,需珍惜自己、须珍惜现有的拥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!遇到这样的男人,又怎么能轻易放手呢?哪怕是真的当了一名侍妾也比所谓的正妻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轻咬红唇,这越是好奇,心里就越是有一种迫切了解的冲动,美眸闪闪,不知不觉的便盯着柴令武尚显稚嫩的脸,有些走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正透过船舱的窗子观风望景,看着看着却发觉气氛不对,抬头一看,郑丽琬一双水汪汪的美眸正瞬也不瞬的看着自己,不由奇道: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俏脸微微一红,妙目璀光熠熠,闪烁不定,鬼使神差地抚上柴令武的脸庞,用青葱细指细细描着他的轮廓,最后深吸了口气,梦呓似的道:“一直像现在这样对我好,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轻轻把这绝代佳人揽在了怀里,柴令武吻了下她的额头,瞥见她欺霜赛雪的脖颈及深深沟壑,一时间再次心驰神摇,但也只能强行按捺了下来,转而静静搂着郑丽琬立在窗前,笑着说道:“为什么这么问?是不是被本郎君迷得神魂颠倒、欲罢不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洁白无瑕的脸蛋儿瞬间飞起两朵红云,然后就鼓着桃腮,不乐意地剜着他,嗔道:“郎君就不能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飒然笑道:“爱不是说说而已,需要实实在在的做出来。侯杰已经用几根肋骨帮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油嘴滑舌!”郑丽琬耸了下瑶鼻,嫣然甜笑,刹那间流露出的风情,犹如塞外冰川中绝尘绽放的雪莲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尚书那里,婉儿有点担心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什么?”柴令武晒然一笑道:“我爹也不差!”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张口结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愣了半天,才取笑道:“是了,你舅舅舅母、岳父岳母更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笑了笑,环住了那寸玲珑软腻的腰身,妖娆得几欲消魂蚀骨: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醋”这个词确实出现唐朝,还是今年!经过房夫人的倾情演绎,“吃醋”、“醋娘子”已经成了女人间妒忌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又羞又气的说道:“我才没有,我对于发妻、平妻、侍妾什么的真不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轻笑道:“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世为人的生命里,他对感情都不是个循规蹈矩的良人,很多时候,只不过是为了解决一些生理上的需要,就流连于一场场没有多少情意的欢愉,或者可以定义为一段段猎艳的戏码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激情流失,他对女人从兴趣寥寥到厌倦,厌倦她们的大同小异,甚至厌倦处子的生涩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重生大唐,他终于可以卸下杀手的时刻戒备,也终于可以用全新人格看待人世间。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,相继邂逅的长乐、汝南给了他全新的感觉,带来了久违的温馨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虽然是认识最晚最短的佳人,但她是实实在在、确确实实属于他的女人。当真真切切拥着怀里的动人女子,他的心得到全面的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种拥抱“妻子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颗心可以全面释放,无须担心、无须顾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,是目前的长乐、汝南无法给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长乐的天真纯洁对他扭曲的灵魂以洗礼,但太小,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精灵可爱的小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汝南温柔善良,在照顾他时,若妻若姐若母,但由于她是名义上的妻姐,所以顾虑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,等长乐、汝南真真正正的成了他的妻子,也肯定会令他如此释放心灵,但目前来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未婚妻、“妻姐”……毕竟与妻子还是有区别的

        与两位公主比起来,郑丽琬无疑会成为他事业上最佳搭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那对姐妹花愚钝,而是公主这一重身份,使得这对姐妹花无法成为自己政治上的得力臂助,以后,她们可以相伴主内,怀里这一位香软妖娆的佳人主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外分配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柴令武脸上便是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丽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都是敏感的,郑丽琬从柴令武这一声呼唤中,听到了不一样的意味,顿时身体微微一颤。轻轻抬眼一看,正好看到爱郎的脸上充盈温柔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嘴角含着幸福的淡淡微笑。眼波流转若春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感受到她曼妙玲珑的身子在不住起伏,再也不犹豫,便是便是低下头,出其不意地俯首过去,覆唇就吻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,当樱唇被擒的一刻,脑海里轰鸣一声,变得一团空白,晕晕乎乎中浑身酥透,而后眼眸之中便是荡漾出温柔的目光,接着便是沉醉在了其中,同时抬起两条粉滑藕臂,反勾住了对方的脖子。勇敢的用嫩滑丁香笨拙的迎接不速之客,起初有些生疏,但随即也热情的回应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忘情的拥吻着,仿佛觉得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,商船“砰!”的一声,船头轻轻地撞在码头。这一震动,惊醒了船上的一对小情侣,二人惶然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脸泛桃花,眉含春黛,酥胸起伏,喘息良久,才露出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甜美笑容,勇敢的抬头迎上柴令武的视线。喃喃叫道:“郎君…婉儿的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虽然低,但柴令武却很明白的听了出来。身下的这个女人,那一种全心全意交付、全心全意依赖爱恋依靠的…那种心意。

  /33_33745/1940000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