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零九七章:新式沙盘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、郑丽琬与几名侍卫跟在宇文温身后,进了一间工棚。

        棚内空空荡汤的,一张由台球桌子大小的盘子由几个‘x’木架支在正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木盘上已经铺满了沙土,就像是沙滩一样,其间夹杂着一个小土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宇文先生,这就是你的沙盘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宇文温兴奋道:“对,就在那!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整个人不好了,只看了一眼,就彻底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晕死!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温的沙盘?

        比幼儿园的小朋友堆出来还要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由混合土壤做成了一个个的小土堆,杂乱地堆叠在小台子上。这些小土堆之间夹杂着一条条只有小拇指大小的的河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柴令武脸上呆愣表情。宇文温似乎很得意,指着那怎么看起来都像两岁小孩随意摆弄出来的土块子,说道:“公子,你看老夫这沙盘如何啊?这可花了老夫半个月的时间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之中居然,还透露出一丝丝的得意!

        “宇文先生,你这沙盘似乎有些……”柴令武绕了一圈,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什么?”宇文温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又纠结了,说栩栩如生吧,良心过意不去;说垃圾吧,又怕宇文温经不起打击,这东西毕竟用了人家半个多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宇文温又想得到鼎鼎有名的‘诗中雄杰’、‘书法名家’、‘大儒文豪’表扬一下,嘴着嘴巴问道:“有些什么啊?公子,你怎么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,有些简陋、简洁!”柴令武嗫嚅了半天,突然用手一拍自己的脑袋,到底让他想出来了这么一句恰当的话,脱口说出,显得很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哧!”郑丽琬再也忍不住,不由笑出声来。见众人望了过来,她伸出手轻抚着鬓边的乱,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不出好歹,却知道柴令武是一个追求极致的人,肯定是不中意,又怕伤了宇文温的自尊心,才会在后者紧逼之下急成了那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简陋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温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,不服气的大声道:“公子,这一片沙盘多明朗啊。山川河流、从林沃野…哪一个都很清楚怎么会简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专家最讨厌别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指手划脚的否定自己心血成果。若非柴令武也是“精通”建筑学的人,估计宇文温怕是气得暴跳如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揉了揉鼻子,他就知道会这样子!

        “之所以说简陋,是因为我觉得先生这个沙盘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温眼睛一亮,道:“如何改进?”他毕竟不是那种武断的人,通过上一次的交流,他也知道柴令武在建筑一道很有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意思就是把真实的山川河流缩小了无数倍之后,以栩栩如生的方式,一一安放在沙盘之上。这样岂不是更直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温神色剧变,看着柴令武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。这种前所未闻、见所未见的法子,让他顿时察觉到了一片新的天地。若是真的能够把真实的景致缩小到沙盘上,对于布局建筑物的好处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见宇文温领会到了自己理想中的沙盘,便笑问道:“宇文先生,有没有这方土地的地形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!”宇文温兴冲冲的说道:“老夫这就去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脱下外套,一边挽着袖子,一边对侍卫们说道:“你们去找人要来小铲子、笔墨纸砚,再提一大桶水和一些树叶、树枝来,我要亲手制作一个新式沙盘出来给大家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惊奇看着柴令武的郑丽琬忍不住道:“郎君,你还会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笑道:“我会的可多了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如呢?”郑丽琬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邪邪一笑:“比如说,让你变成少妇…说话我的床很大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满脸通红,嗔道:“就会胡说八道。我才不稀罕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哈哈一笑,正待说话,却见到宇文温带着一群子弟跑了回来,只得遗憾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地图来了!”宇文温没有察觉到棚内暧昧的气氛,兴致勃勃的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笑道:“有劳先生将地图详细介绍一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义不容辞!”宇文温将地图铺在沙盘之上,一一指点出了封地地形,不足之处,由他的子弟作补充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听得很认真,不解之处也一一询问。看着地图想了数十个呼吸时间,又问了几个问题,直到把一个完整的封地大致的在脑海中形成后,方才胸有成竹的说道:“半个时辰左右,这片土地的缩小形状就会呈现在沙盘之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那老夫等着看公子的新式沙盘了!”宇文温脸上也难掩饰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好了泥!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拿着铲子,二话不说就把宇文温的沙盘全部推倒。推平之后,先是建造好平整的底盘,随后就是依照地图整顿地势!

        将大致的体形塑造出来后,

        就像玩泥巴一样,直接用手完善着一些细节,一会伸手捏捏距离他最近的一座山,一会又是伸出双手,重新拓宽了溪流、山涧、瀑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温师徒看得目不转睛,不对的地方,一个个都兴奋的指点了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一切都在朝着好的一方面转变!

        几名侍卫,则受命在外面锤打绿叶,萃取绿汁着上色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柴令武将绿叶、叶汁浇出森林、草地之后!一个栩栩如生的小型封地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君,这便是你所说的新式沙盘?”郑丽琬那一双美眸突地闪耀起一阵炫目的光彩,仿佛会说话似的散出震惊、崇拜、神奇、仰慕、与有荣焉…等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世上真有会说话的眼睛啊…真美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感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察觉到那直直的视线,郑丽琬俏脸微红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笑了笑,转而对啧啧称奇的宇文温道:“宇文先生,我这沙盘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巧夺天工!匠心独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温师徒的眼睛都没有转一下。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沙盘是一大片山川河流彼此交错,山峦、溪流、河谷、山谷、码头点缀其中,惟妙惟肖,分明就是一个缩小的真实的属于柴令武的封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座座山川,一条条河流,让人一目了然的就能够知道是什么地方,在这上面布置建筑物,比起在平面图上规划效果好得多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郑丽琬问道:“郎君,这个沙盘除了用在建筑,还有别的用途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看具体作用了!”柴令武洗去手上的泥土,笑着说道:“这种沙盘可以用来模拟战争,可以用来疏通河道…洪灾来临之时,可以在沙盘之上商定出护堤、移民方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温感叹道:“自古以来,手工艺人都用泥巴烧制成各种各样的小玩艺…却从来没有人想过,这门手艺可以造福天下!若是把我大唐疆域搬到沙盘上,不就是把一个大唐呈现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上出现了兴奋的神色,他也是从来没有想到,如此简单的东西竟然拥有这么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多习以为常的工艺往往是最具有生命力的,若不然,早就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了,之所以没有大用,是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些看似寻常的东西,蕴含着大道理。”柴令武笑了一笑,接道:“这叫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建议先生以后物色几个玩泥巴的弟子。做成这种沙盘之后,还可以做栩栩如生的亭台楼阁、假山荷池、台阶花径,就像下棋一样,一个个装到沙盘上去。等到工程完善,这沙盘还能当路引之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空闲的时候,也可以制作一些沙盘授徒。有这玩意来教导徒弟,没准先生会成为建筑界的孔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“建筑界的孔子”这几个字,登时一个个都红起了眼睛,上至宇文温,下至他的门人,一个个眼中都泛起了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欲无求,这是屁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所需所求莫过于名利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追名逐利是绝大多数人一生的目标,真正能够淡泊名利的又有几人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真到那一步,这无疑令他们“宇文氏”名垂青史,名气、权势自然会接踵而来。

  /33_33745/1941087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