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零章:长孙冲的阴暗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孔志亮作死似的一闹,尴尬气氛顿时烟消云散,一个个又都高谈阔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杯下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嘉肃容道:“二郎!坊间对你多有猜测,其中多是说你的诗文并不是本人所作!虽说清者自清、浊者自浊,然你放任不管,迟早深受其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嘉算得上是皇室之中的异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李世民同父异母弟弟,而且他的母亲是隋朝左卫大将军宇文述的女儿,可谓血脉高贵,身份尊贵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家伙,却素喜轻便的布衣,也从不以皇子而自居,谦和稳重、年少好学,聚书几万卷,采碑文古迹多得异本,工行草书,其画作比阎立本、阎立德两兄弟还要优秀!可见李元嘉艺术成就之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体来说,他绝对是皇室中的文艺青年,权贵中的高雅文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嘉不仅深受李渊宠爱,李世民对他也是极好,在李世民的诸多兄弟之中,李元嘉绝对是一个口碑极佳的人物。虽说现在还小,但是在文艺方面已经头角峥嵘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柴令武这个外甥,李元嘉其实是非常崇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皇室中人,一个个都早熟得很,心知柴令武的名声一旦臭大街,怕是连仕途都会因此受损,所以,李元嘉才这般肃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自然听得出李元嘉的意思,笑了笑道:“对于纨绔子弟来说,名声是累赘!名声是掣肘!我还巴不得名声臭大街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我们四大恶人连袂出击,效果好得不得了,你拿好人去试试?肯定不如我们演绎出来的效果好。圣上为何让我们四大恶人去监督考试?目的就是以恶制恶、以毒攻毒。所以恶名是我们纨绔子弟的铠甲、利刃,一旦失去了恶名,以后我们怎么为圣上办事?由此可见,大纨绔的存在于国有利,于君有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嘉一脑袋浆糊,神经彻底错乱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小萝莉、汝南、郑丽琬…一脸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呀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以来都说纨绔不好、不对,应当做一个好孩子,可是现在,长安城中最最凶恶的四大恶人,却利用他们的凶威震慑了一众权贵子弟、世家子弟…这效果比朝廷官员还要好了许多倍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说当好人不对?

        当小恶人都不行,要当还得当一个大恶人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遗爱、杜荷哈哈大笑!

        听见没?

        好人有罪!

        大恶人大大的利国!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没了名声,你以后怎么入仕?”好半天,李元嘉才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我喜欢当官了?”柴令武笑着向房遗爱、杜荷举杯!

        房遗爱、杜荷乐不可支的大笑着举杯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汝南公主大是意外,秀眸横了柴令武一眼道:“远弟,你无意仕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清官受累,当贪官受罪…名利那玩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普通老百姓,死后都只是黄土一坯,既如此,干嘛要去承受种种勾心斗角?人生短暂,我哪有时间去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诗词之类的玩意,大家都说我抄袭也好、剽窃也行,我无所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别人怎么想,柴令武不以为意,因为本来就是他抄来的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认为这些传言非常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,突然之间就会了诗词文章,而且每一首诗都是杰作,换成是他,他也会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!

        抄袭,无疑就是个最好的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花钱雇几个寒门学士整日在家创作诗词,等出了佳作,再拿出来出风头,扮演一诗中雄杰,搏得一个好名声,这样事儿是以前有,现在有,以后也会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柴令武又没想真的当一个诗人,随便你怎么说!闲来无事就抄袭一两首刷一刷存在感,顺便恶心一下别人,现是美妙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前就承认过我抄袭了、剽窃了,你们还在疑神疑鬼,我也是服了。难道非要我半遮半掩的配合你们,给予你们谈资,你们才满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慨然起身滔滔而言,霸气沛然,当真是字字掷地,俱可成声。一时间,山谷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他的声音在不断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黑亮的眼睛慑人心魄,望之令人胆寒。不过最让人心神震撼的是柴令武此时的气势,绝代的霸气,睥睨天下的英姿,令他看起来如同云端之上的一尊冰冷的神祗,对人间所有悲欢离合,都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萝莉、汝南公主、郑丽琬等在场女性均是芳心动荡,看着睿智、犀利、霸道如同天神之子的柴令武,一双双美眸闪耀起一阵阵炫目的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狂野不羁、我行我素的气质,是最令人着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!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房遗爱憨厚道:“你哪招的写手?”看那样子,他也想去招几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言既出,全场再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房遗直面红耳赤以手掩面,无颜见人…我的傻二弟,你这也实在太丢人了!

        人家柴令武那是找写手的么?人家已司空见惯、不屑争辩,欲换得清闲,索性气愤的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赖话听不出来么?真是让人不省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看了身边的三个大小美人一眼,转而向房遗爱摇头道:“哥们!这个写手天底下独一无二,就算我舍得给你,她们…也舍不得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!”房遗爱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晕了,醉了、服了!

        房遗直脸红道:“柴二郎,我这二弟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哈哈一笑:“遗爱率真耿直,比起伪君子好上万万倍。”李元嘉见柴令武有着怼人的兆头,连忙叉开话题道:“青山绿水、桂子飘香,有酒岂能无诗?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立即接话道:“王爷言之有理。好不容易请来褚大人,怎能因为红尘杂事误了如此良辰美景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柴令武,他是满腔忌恨,怎么也压制不住!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自己都是权贵子弟之中最出色的那一人,无论皇帝皇姑,还是文武大臣,谁不以说一句温润如玉、前途无量?谁不以自己为标杆去教导自己子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身份地位方面,也只有柴令武堪堪与他比肩。两年前,他听长孙皇后在一次无意的闲聊中提到长乐公主的婚事,据说李世民有意在他与柴令武之中选出出色者来当长乐公主的驸马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时起,本就与柴令武交恶的长孙冲更是将对方视为生死大敌,只要一有机会,就在背地里将柴令武的名声搞臭,让他成为人人唾弃的纨绔子弟,以此证明自己比柴令武强,比柴令武更配得上长乐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年来,事情都朝预想中发展,而长孙冲在全面超越了柴令武之后,再回过头来时,却发现长乐公主对他不冷不热,总是表现得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    长乐公主是李世民最最疼爱的女儿,如果她对自己没有丝毫好感,怕是李世民也会尊重长乐公主的决定,这巨大的变数令他非常失落,非常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踏青之日,见长乐公主独自在渭水边眺望远方时,一则英雄救美的计划在他脑海中逐渐形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以为是的认为,只要两人关系更进一步,一定能够博得长乐好感,从而达到最终抱得嫡长公主归的目的,至于别的因素根本就没有想过,于是在远处发射弹弓击打在长乐公主的膝弯,将她打下了斜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计划是好的,但他一没有考虑到草地湿滑,二没参看过地形。长乐公主那一滚,直接就摔进了涛涛渭水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让长孙冲傻眼了,害怕了。吓得远远地跑了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柴令武在下游不远处,且深诣急救之术,长乐公主怕是因为他的一己之私而命丧黄泉。而在第二天,宫里立马传来李世民将长乐公主许给柴令武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结局让长孙冲傻眼了,气得暴跳如雷。嫉恨之心登时爆发,就想着设计把柴令武废了。可是柴令武患上了失魂症之后,居然性情大变,除了去弘文馆就学,基本是足不出户,根本没有给他一点点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柴令武与长乐公主一道出游的机会,本想折辱一下柴令武,谁想到反而成就了柴令武,让他再一次博得李世民、长孙皇后的好感,而自己却被父亲狠狠地的收拾了一顿,连带李世民、长孙皇后也大是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长孙皇后的生日,好不容易等到长孙皇后专门提供给他扬名的‘以文会友’‘以诗会友’‘以画会友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最后还是成全了柴令武,一怒之下,长孙冲故技重施,让人到处宣扬柴令武抄袭、剽窃之臭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想到,对方根本不按他的套路去走,直接就来了个承了认了,长安百姓反而觉得柴令武人品高洁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,自己已经被柴令武全面超越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有甚者,柴令武独立编写出来的新式科举、《唐律》,连他父亲也大叹不如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最让他妒忌得要死的是,柴令武小小年纪,就已经被破格录用为正四品的检校侍郎…这个更是不能忍!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聚会,在自己有意无意的引导下,使得聚会成了批判柴令武的大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小子一来,画风又变了。仅只一会儿,便主宰了全场,这令他极其的不爽,

        是以,一听李元嘉出言,便第一个跳出来造成,还以‘红尘杂事’刺了柴令武一下。

  /33_33745/1942105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