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零九章:治标不如治本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魏征正直无私,可若视他为一个老实人那就大错特错了。只有认识魏征的人才知道,这家伙的底细,面善心黑,他要不就不做坏事,要做就做的最绝。刚才他还与柴令武一唱一和的要去搞种族灭绝,这位老实人现在又一次露出了自己的獠牙,阴森森的看着在他心中屁也不是的佛教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实人心一旦黑了,下场是很可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厉害之处在于,根本不从教义去反驳佛家,而是从现实角度出发,罗列一众实实在在的史实去否定佛教。

        威力最大的还是这句——“如果僧人领袖有谋反之心,他只需挥臂高呼,天下信徒必定一呼百应,而且还是不要命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瑀那一伙人已经无话可说,不是他们嘴皮子不够犀利,而是魏征罗列的例子太有威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最在意的是什么?自然是天下,一旦涉及到谋反这种大事,皇帝都将处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状态之中,而且信徒一旦搞事,比军阀谋反更恐怖,因为信徒根本没有投降的可能,一旦开始就会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种敌人便是李世民也发怵,更恐怖的是这种敌人还是源自内部,你就算把他们杀了个精光,这天下也将变成一个料摊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见萧瑀一伙信佛之徒没有说话了,便知道他们也意识到了佛教胡乱扩大所带来的危害,于是便向魏征问道:“依魏爱卿之见,应当如何处理佛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征见李世民口风已松,精神奋发道:“佛家学说蛊惑百姓六亲不认、无君无父。和尚不仅不事生产,反而占用了极大的资源,从而了影响国势发展。是故微臣提议,捣毁所有佛像,回收所有田地,让所有僧人还俗。融佛像铸钱,缓解经济压力;田地分发百姓,安抚民心,增加粮食产量;至于还俗僧人务农也好、从商也罢,反正都能为我大唐做出贡献,比当什么和尚要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征淡淡的说着,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。但他口中的话却是将佛教推向死地,难以翻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瞄了魏征一眼,知道自己的这面镜子已经下了狠心,也跟着异动,大唐在财力上有些吃紧,若将大唐境内所有的佛像融了,将会为国家增加一大笔的收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回收的田地可以交给真正需要百姓耕种,还俗的僧人既能为大唐创造赋税,还能大量的繁衍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李世民也担心如此大规模的灭佛,会给国家带来动荡。毕竟师出无名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同意魏大人的观点!但不认同这种横蛮的举动。”柴令武终于说话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的一个削弱异族潜力的馊主意,在程咬金的无意之下,演变成了大唐版本的灭佛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征、孔颖达、于志宁等人不约而同的齐声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唐君臣均是将目光望向了柴令武,不知这位又有什么说辞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沉声解释道:“诸位大人你们或许不了解信徒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…如果你们也去过寺院,就会发现那些百姓都不是傻瓜,但他们却都心甘情愿的上交所有省吃俭用出来的丁点积蓄。为什么?就是因为他们受到了愚昧,受到了蒙蔽。那群贼和尚的一句开光,就骗的大批百姓上当。如果圣上突然下令禁佛,或者查封寺院,将会引起诸多信徒的不满,甚至会引发暴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征、孔颖达没有考虑这点,但细细一想也觉得有理,盲目的信徒遭受恶意煽动会造成可怕的效果,愤怒的心也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孔颖达问道:“那小柴打算怎么办?”他知道自己这个下属非常神奇,既然说出了自己的担忧,那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也笑着说道:“有什么话但说无妨。”作为一个合格皇帝,李世民自然知道不能随意的下决定,集众人之所见,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拱手道:“佛家灭不掉…也不可能灭得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的道统之争,全部都是因为柴令武送佛害人而引起,而且也是他将佛家的危害提到了国家层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朝文武都以为柴令武会偏向于魏征,采取灭佛的态度,却想不到他会说出与萧瑀差不多的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李世民有些不爽了,作为一个皇帝,他还真的不信自己灭不了一个外来教派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沉声道:“在禁止文化方面,秦始皇无疑做得最绝的一个人,他焚书坑儒,不许百姓家留下书籍,但始终不能限制文化的流传发展。却是为何?因为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同时,世上有着无数敢于抗命、不畏生死的斗士将书藏起来,将知识记在脑海里,教给后人,流传后世,所以秦始皇再狠也灭不了知识。佛家败类众多,但也少数真心向佛的高僧。只要他们存在,佛家就不可能灭亡。历史上也有过多次的灭佛事件,可是无一例外,都失败了。并不是当权者手段不够严厉,实在是因为有一些人真正的高僧在默默的传播着佛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上确实可以捣毁佛像寺庙、回收寺庙田地,可以让僧人还俗,但却无法改变高僧的向佛之心,他们的存在会影响到许许多多的人。因此,大唐律法的确能够让佛家陷入低谷,但无法将他们灭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佛家许多教义与我们儒家、道家一样,都在引导人们向善。所以佛家没有错,错就错在佛家教义被一些贪婪的人当成了敛财的工具。同理,朝廷任命官员治理地方,目的是治理一方百姓、带领一方丰衣足食,但一些不法之官员,却利用了职权之便,牟取不法之利,这能怪到朝廷头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默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征这一回也没有据理力争,而是在思考,他阅历丰富,也知道北魏太武帝灭佛、北周武帝灭佛的结果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佛教信徒泛滥,且成为吸食百姓骨髓的沉重负担,根源不在佛教,在于历朝历代的放任不管,从而导致佛家寺院成为律法的空白区。许多不法之徒杀人放火过后,只需把头发一剃,遁入空门,连朝廷也不去抓捕了,久而久之,佛家寺院就成了好吃懒做之徒、地痞流氓的避难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满脸的严峻道:“到了我朝,一样没有对佛家进行管理的法规,如果没有立法去管,佛家迟早会发展成几百万人那种境况。说句难听点的,佛家之所以成为一个负担,完全都是给各朝制度宠出来的。在编写《唐律》时便考虑到了这个问题,只不过见到禁宫都有一个佛光寺,也便懒得提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面上有些挂不住了,柴令武这话是怪他上行下效呢!

        魏征一脸的刚正的捋了捋山羊胡须,心道:“这小子不错,有我魏某人的风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却黑着脸:“散朝之后,朕让人拆毁便是。朕倒是要问你,朝廷的制度如何不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反问道:“请问圣上,朝廷对于寺院道观可有明显的管制?户部有没有关于寺院道观人口记录?属于寺院道观的田地,每年又有税收几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世民答不出来了,自古都是这样,历代皇帝对于虚无缥缈的神佛都抱有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的态度,几乎没有一个朝代是制度,从神佛的手上拿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道:“正是因为这种放任自由,才导致了和尚的奢靡腐败。和尚不用纳税,手头又有无数百姓的香油钱花不掉,成天睡大觉都有大量钱财从天而降,谁还愿意劳作?谁不想当和尚?每天面对着金光闪闪的钱财,不奢侈才奇怪了呢。所以臣以为,我们要做的不是灭佛,而是要灭掉那一群假和尚伪和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有些不岔,但也得不承认柴令武言之在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征目光灼灼的望着柴令武道:“那以小柴大人的意见,应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一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,见魏征询问,笑吟吟的说道:“堵不如疏,治标不如治本……”

  /33_33745/1946581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