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十章:以彼之道还施彼身

        堵不如疏?治标不如治本?这两个词在政治场上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刻由柴令武说出却让人重视之余,也无人知道他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臣虽与柴令武少有接触,但《唐律》问世之后,都深刻的认识到不能以小孩子的眼光去看柴令武,他的远见让许多人都心服口服。所以,对于他的话也没有任何的怀疑,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论治国才能,柴令武与魏征、房玄龄、孔颖达、褚亮、萧瑀、虞世南这类的名臣比起来相去甚远,但他胜在拥有划时代的知识,在诸多理念上,有着千百位名臣累积出来的经验心得。所以在一些同类的历史事件上,自然有着最正确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佛教这件事情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了解到佛教给大唐带来的危害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征灭佛的建议确实很不错,但他再厉害也是一个人,不是神,算不到事后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佛学如诸子百家一样,固然太过想当然,但也有可取之处,作为一种文化,并不是想要灭绝就灭绝的。治水光靠堵,只能解决当前问题,并不能解决长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不知柴令武拥有超前的知识,只知他有此慧眼独具的远见,便说道:“那朕到要听听小柴爱卿是如何治本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拱手道:“据臣所知,光是长安城内就有几十座寺庙,城外也有几十座,而佛只有一尊,要这么寺庙干嘛?故而臣提议限制寺庙数量,一县统一保留一所就够了,上中下州,分别保留四、三、二所,将和尚聚集在一处也方便管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余的寺庙一律收归朝廷,而寺庙一般都修在山水秀丽的地方,且都修得富丽堂皇,只需拆除佛像,便可拿来充当义务教育的学舍,这样一来,朝廷都不用另外花钱修建学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闻言,一双虎目顿时一闪一闪的,他一直惦记着义务学堂之事,做梦都想着让义务学堂一下子就遍地开花,但由于财政不足,只能按捺着,现在一经柴令武提醒,一颗心瞬间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复议!”最先开口的是萧瑀,他真心向佛,崇拜的也是真正的高僧,之前见到李世民对佛家有大开杀戒之心,心中忐忑之极,心里对于那些败坏佛家名声伪和尚更是深恶痛绝。所以一听到柴令武“通情达理”的论调,便立马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认为寺庙有一座就足够了,没有必要弄得遍地都是佛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的先祖萧衍就是这么把南朝玩坏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启航,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,以推荐票、收藏支持)

        萧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,所以导致南朝寺院僧人急剧增加。大量的良田土地被用来兴建寺院,农民少了耕地,收入减少;僧人增加,劳动力就减少;而且佛教寺院不需交税,僧侣免除赋役,这一切都导致国库收入下降,国力衰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朝也因此丧失了一统天下的实力。若不是萧衍出了家,且佛教大兴,南朝没准还能一统天下呢,而他现在就算不是皇帝,但一个亲王是妥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瑀作为信佛一派的代表,他同意了,其他人自然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魏征、孔颖达、虞世南、于志宁、褚亮这类大儒家主义者并没有开口,显然这一点,还不足以让他们放下灭佛之心。毕竟,这个机会对于本土教派来说,实在太难得啊!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皇帝都开了口,如果不将佛家按在地上摩擦,那怎么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接着道:“天下是大唐的、山川河流是大唐的、人也是大唐的。可佛家最喜欢搞占山为王那一套。他们先是在山上修建了一座寺庙,然后就把这座山占为己有,不仅肆意开采砍伐、挖地耕种,还以这座山为中心,鲸吞蚕食四周的土地,如此行径与土匪强盗无异,于理不容,于法不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闻之也收敛了怒容,点头含笑,他是皇帝,这几句话是深得他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占山为王,和尚还有买田地耕种的习惯,甚至以佛的名义,让周边的百姓奉上自己的田地。这一点臣是坚决反对的。和尚的正业是念经拜佛,种田耕地的话,简直就是不务正业,不务正业,那就不是真和尚咯。若是他们真心要以种田的方式来体验民间疾苦,那也行,如实纳税。都是爹娘生的,和尚凭什么搞特殊,难道就凭他们没发头,多了几道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言之有理!”孔颖达庄重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:“礼佛念经是和尚的专职,他们插手耕种,没有理由不缴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接着说道:“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佛家收取的是百姓供奉的血汗钱,针对这一项,臣提议百姓捐钱的箱子一律封锁,钥匙由当地官府保留,每月在和尚、百姓的见证下打开来清点数目。若是封条钥匙出现异常,严惩不贷。如此避免假和尚以百姓钱行奢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家人四大皆空、超然物外,连生养自己的父母都可以不要,还要钱财这种身外之物干嘛?接触钱财这种脏东西的事情,还是由俗人来办得了,免得玷污了神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一手实在太狠了,直接就断了和尚的财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柴令武接道:“当然,和尚在没有羽化登仙之前,也是需要吃饭的。于是便根据当地的消费水准,给予他们一定的花费,至于多出来的钱财,则用来修桥铺路,也算是符合佛的慈悲心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留给他们花销的钱财,一样是百姓的血汗钱,所以百姓有权利知道这些钱的去向。是故,寺庙都必须设立善簿帐簿,以供所有人随时随地查阅,以弄清钱财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古代不同于现代,现代的假账可以做的天衣无缝。然古代就不成了,没有什么超时代的科技,交通也不便利,钱物只在附近州县,花费什么只消一查,就能分辨真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法,正是断了和尚的财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当和尚就要有当和尚的自觉,和尚是吃苦的而不是发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…”柴令武望着一双双等待的眼睛,认真道:“微臣在青龙寺游玩时发现,寺中九成以上的僧人、沙弥都不是诚心向佛的。这点必须严肃对待,不如效仿科举,将天下所有的和尚来一个考核,只要不及格的一律还俗,遣散回家。日后有人想出家的必须通过佛学考试,以证明自己能当和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他阴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尚占名山为己有,那便不让他们胡乱立庙;和尚占用良田,那么就规定,和尚不许拥有田地;和尚骄奢成风,那就限制了钱财,让他们无钱可赚;和尚遍地,那就控制他们入取的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和尚不能吃肉、不能结婚、不能免税、不能赚钱、不能奢侈、不能没文化、不能犯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条条之下,依然诚心向佛的,那则意味着对方是真正的高僧。既是真和尚,自然不会做出有损民族、国家、百姓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这些条款执行下去,完全可以将世间的伪和尚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征终于明白了柴令武“堵不如疏”的真正用意,那是利用法制来管制和尚,用以限制和尚一切挥霍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做法,确实比他的更要高明,毕竟他的灭佛并不怎么正大光明。世间的佛家信徒太多,想要禁佛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柴令武这种做法,完全是以佛家教义来给和尚下套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和尚不是推崇四大皆空嘛?既然四大皆空,那就应该有四大皆空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为主要的是,这种玩法不仅不会引起百姓、信徒的暴动,反而会大力拥护。因为他们理想中的和尚就是不能吃肉、不能结婚、不能免税、不能赚钱、不能奢侈、不能没文化、不能犯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柴令武的办法固然没有他魏征毒辣,但那阴狠的效果,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不是什么人都吃得那种苦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征上前一步道:“圣上,无规矩不成方圆。微臣也觉得对于佛家,应该进行合理管制,以免得苦了百姓,富了伪僧。小柴大人的提议非常之高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瑀也站出来复议,他崇拜的是佛家教义而不是和尚。在他看来,高僧就是这样的四大皆空,框框条条对于得道高僧来说有如同无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因为佛教的潜在威胁,对佛教已生警惕,再加上空出来的寺庙可以用来办学、良田可以创收、释放民力、僧尼可以繁衍人口等种种好处,于是毫不犹豫的便决定下来。

  /33_33745/1946654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sbiquge.com。bet365体育在线投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biquge.com